白露又夏至

焦迈奇五强了吗?
五强了!!!
放鞭炮放鞭炮!!

焦迈奇真的太可爱了呜呜呜呜(;´༎ຶД༎ຶ`)

老姐的爱情故事【上】



*事实上和老姐的爱情故事没有什么关系,又名《弟弟们都是神经病吧?》大概是部喜剧(?)

*除了哥哥弟弟竹马三篇视角剩余姐姐视角占据全文,所以姐姐是全剧唯一女主角戏比较多,又名全剧最惨女主角没有之一

*亲兄弟有钱人设定(因为有钱所以玛丽苏) 有ooc 慎入,勿上升

*以上,无法接受右上角叉叉

【一】

大家好,我叫张大媛。

说实话我觉得这个名字...emmmm一言难尽。

好了切入正题。

先介绍一下我那两个没心没肺的弟弟。

二弟张真源,是个十分温柔的大小伙子。才怪。他本人的确是挺温柔的哈,但一般来讲只宠我三弟,在我面前双标到气的我随时随地羊癫疯发作他还不打电话叫救护车的那种。

如果事情摆在贺峻霖面前就完全变了性质,哪怕是...

可能是我潇洒的涂画身影吸引了身后的男生 我抹一笔背景颜色 他就笑的死去活来 满满的耻笑意味🙃原本就因为水粉每次只能拿及格分的我自卑的低下头继续调色 结果我很快就画完了提前交卷 回来看见他还在画我心想他一定很大触什么事情都追求完美 我崇拜的看了看他的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咱俩的水平不相上下 虽然我调色相当弱 but我的结构能得高分哈哈哈哈哈哈

看老子素描完虐你🙃

一半



01

人们都说第一次梦见的那个人会是自己的初恋。

感受到一片湿漉,贺峻霖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教科书上的内容。老师说会紧张害怕是正常现象,要保持冷静放平心态。

他垂下眼眸,悄悄地红了脸。

怎么可能会冷静,出现在他梦中的人此时此刻就被自己搂在怀中,随时都有醒来的可能。他很难做到不紧张。

而最令他感到羞耻的是,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浴室,居然还妄想着再一次进入梦乡。反复尝试着寻回刚才的梦境。

身体不敢轻举妄动,黑漆漆的绒发挠着自己的下巴,一阵酥麻肆意在身体四周乱窜,每一处都变得柔软敏感。

“你干嘛了,脸红的跟煮熟的虾一样。”

刚睡醒的张真源从他的怀抱中挣脱,从被窝里伸出脑袋来与他面对面。

张真源最近愈发的喜爱对他撒娇了,总是...

趁早


*主方墨 含翔源 慎入

*短小

01

严浩翔下了飞机就往某个地方赶,抛下了身后的一班人。

“重色轻友。”

隔着一层口罩周浩然还是听清了黄其淋雀跃的声音。

周浩然不知道黄其淋在高兴什么却又伴随着他的笑容不自觉的勾起嘴角。

他意识到自己的面部表情过于丰富,认为自己的人设必须靠自己拯救,便开始大力拍打自己的脸颊。

听见了这般清脆的声音,黄其淋一度认为周浩然是傻的,瞪了他一眼。

周浩然被吓得不敢说话。

又觉得有点委屈。

02

周浩然撞上黄其淋的那一刻是懵的。

游走在大街上的行人并不多,甚至可说是寥寥无几。在大半夜出来散步的周浩然也确实是闲的无聊才决定出来吹吹风。

他也没有想到黄其淋会抱有和他同样的想法。

这算是...约会吗?

周浩然...

小男友


*又名《我一直想上的小男友在某天发现了我写他和别人的cp文莫名其妙的就把我上了该怎么办?》

*先霖源后源霖

*可能会造成不适,慎入

*慎入x3 勿上升

01

人称三代总攻张真源不是盖的。

贺峻霖算是押定了。

02

刚认识张真源那会儿觉得他就是个小天使。温柔又体贴,只要给他撒娇什么都好好好,典型的邻家哥哥。

可能当初就是因为他什么都顺从自己才得以让贺峻霖如此喜欢吧。

特别宠他这点倒是从没变过。

所以贺峻霖反手将张真源壁咚贴在墙上强吻他时,他不仅一点儿也没生气反而还有些愣神。

后知后觉才红了脸答应了贺峻霖的告白。

03

发现张真源开始了三百六十五度大转变时已经晚了。

怎么说。

张真源不再是他的小天使了。

再也不是了。

他不是很想知道...

谈个恋爱

*小污,慎入

*都是假的

01

和张真源谈恋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严浩翔如是说道。

02

张真源是一个很没有自觉性的人。

比赛结束后,严浩翔急匆匆赶回五楼宿舍。

打开门的那瞬间除了冷他还感觉到透心凉心飞扬,免费的雪碧啊。

他差点没把熟睡中的张真源拎起来暴打一顿。

16度空调还不盖被子说不准他就是想把自己给冻成冰完了还把责任全怪在我身上顺便来个碰瓷勒索。

严浩翔感觉不太妙。

床上的人儿也太没有自觉了吧?

双手交之于脑后蹭乱了原本整齐的毛发使得蓬松柔软露出了好看的眉目,薄唇一张一合的微闭着平缓呼吸,白色的衬衫盖于肚子之上,露出了一片白皙的皮肤。估计是不小心扯上去了。

那双他时常抚摸的白嫩又细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却不小心将原本就...

玩笑


01

“泗旭。”

“张真源。”

他愣了好久,发现曾经由自己站在身旁的位置早已被人顶替。

心存不甘。

“我们很久没有一起唱歌了,下次见面的话,来一首吧。”

“好。”

“那我和宋亚轩练歌了,你也加油。”

“好。”

02

“泗旭。”

面前这个人多久未见,陈泗旭已经记不清了。但他很清楚,自己定是要和他保持距离的。

他出道两个月了,在舞台上闪耀的人儿自己怕是再也无法直呼他大名了。

以各种各样的称呼冠名于他的时光丢失很久了。

过去总是会被推翻的。

“师兄好。”

他弯腰九十度虔诚鞠躬,语气中毫不掩饰的崇拜与爱慕,听得张真源有些发愣。

曾经约好的,没有机会实现了。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从前被我唤做师兄的人如今低下头颅称我为师兄。”

“很好笑吧?”...

公交车事件

*小脑洞

01

提问:对张真源的印象?

宋亚轩:原本以为是个安静的美男子,后来发现他太man了!(激动到拍大腿)

丁程鑫(憋笑):就因为他追你追了一条街?

贺峻霖(意味深长):就那个公交车事件啊,哈哈哈哈哈哈。

敖子逸:我的花生助手变心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张真源:.....。

02

“行,那你先搭车,我下一班跟上。”

“ok,一会见。”

宋亚轩顺手接过张真源手中的冰奶茶,对着那边点点头,而对方也放心的远去。

站在车站等车的宋亚轩硬是如何也等不到他心目中的那辆公交,差点都想拦下的士悠扬而去。

他烦躁的解开缠绕了一圈圈凌乱的耳机线,挂在了耳边竟不知该播什么歌曲,或许带上耳机不听歌的人看上去很傻,但没人知道不是。

“终于等...

© 鱼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