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花堪折直须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

???
我居然两个月都没把愚昧写完???
omg

趁早


*主方墨 含翔源 慎入

*短小

01

严浩翔下了飞机就往某个地方赶,抛下了身后的一班人。

“重色轻友。”

隔着一层口罩周浩然还是听清了黄其淋雀跃的声音。

周浩然不知道黄其淋在高兴什么却又伴随着他的笑容不自觉的勾起嘴角。

他意识到自己的面部表情过于丰富,认为自己的人设必须靠自己拯救,便开始大力拍打自己的脸颊。

听见了这般清脆的声音,黄其淋一度认为周浩然是傻的,瞪了他一眼。

周浩然被吓得不敢说话。

又觉得有点委屈。

02

周浩然撞上黄其淋的那一刻是懵的。

游走在大街上的行人并不多,甚至可说是寥寥无几。在大半夜出来散步的周浩然也确实是闲的无聊才决定出来吹吹风。

他也没有想到黄其淋会抱有和他同样的想法。

这算是...约会吗?

周浩然...

小男友


*又名《我一直想上的小男友在某天发现了我写他和别人的cp文莫名其妙的就把我上了该怎么办?》

*先霖源后源霖

*可能会造成不适,慎入

*慎入x3 勿上升

01

人称三代总攻张真源不是盖的。

贺峻霖算是押定了。

02

刚认识张真源那会儿觉得他就是个小天使。温柔又体贴,只要给他撒娇什么都好好好,典型的邻家哥哥。

可能当初就是因为他什么都顺从自己才得以让贺峻霖如此喜欢吧。

特别宠他这点倒是从没变过。

所以贺峻霖反手将张真源壁咚贴在墙上强吻他时,他不仅一点儿也没生气反而还有些愣神。

后知后觉才红了脸答应了贺峻霖的告白。

03

发现张真源开始了三百六十五度大转变时已经晚了。

怎么说。

张真源不再是他的小天使了。

再也不是了。

他不是很想知道...

谈个恋爱

*小污,慎入

*都是假的

01

和张真源谈恋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严浩翔如是说道。

02

张真源是一个很没有自觉性的人。

比赛结束后,严浩翔急匆匆赶回五楼宿舍。

打开门的那瞬间除了冷他还感觉到透心凉心飞扬,免费的雪碧啊。

他差点没把熟睡中的张真源拎起来暴打一顿。

16度空调还不盖被子说不准他就是想把自己给冻成冰完了还把责任全怪在我身上顺便来个碰瓷勒索。

严浩翔感觉不太妙。

床上的人儿也太没有自觉了吧?

双手交之于脑后蹭乱了原本整齐的毛发使得蓬松柔软露出了好看的眉目,薄唇一张一合的微闭着平缓呼吸,白色的衬衫盖于肚子之上,露出了一片白皙的皮肤。估计是不小心扯上去了。

那双他时常抚摸的白嫩又细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却不小心将原本就...

玩笑


01

“泗旭。”

“张真源。”

他愣了好久,发现曾经由自己站在身旁的位置早已被人顶替。

心存不甘。

“我们很久没有一起唱歌了,下次见面的话,来一首吧。”

“好。”

“那我和宋亚轩练歌了,你也加油。”

“好。”

02

“泗旭。”

面前这个人多久未见,陈泗旭已经记不清了。但他很清楚,自己定是要和他保持距离的。

他出道两个月了,在舞台上闪耀的人儿自己怕是再也无法直呼他大名了。

以各种各样的称呼冠名于他的时光丢失很久了。

过去总是会被推翻的。

“师兄好。”

他弯腰九十度虔诚鞠躬,语气中毫不掩饰的崇拜与爱慕,听得张真源有些发愣。

曾经约好的,没有机会实现了。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从前被我唤做师兄的人如今低下头颅称我为师兄。”

“很好笑吧?”...

公交车事件

*小脑洞

01

提问:对张真源的印象?

宋亚轩:原本以为是个安静的美男子,后来发现他太man了!(激动到拍大腿)

丁程鑫(憋笑):就因为他追你追了一条街?

贺峻霖(意味深长):就那个公交车事件啊,哈哈哈哈哈哈。

敖子逸:我的花生助手变心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张真源:.....。

02

“行,那你先搭车,我下一班跟上。”

“ok,一会见。”

宋亚轩顺手接过张真源手中的冰奶茶,对着那边点点头,而对方也放心的远去。

站在车站等车的宋亚轩硬是如何也等不到他心目中的那辆公交,差点都想拦下的士悠扬而去。

他烦躁的解开缠绕了一圈圈凌乱的耳机线,挂在了耳边竟不知该播什么歌曲,或许带上耳机不听歌的人看上去很傻,但没人知道不是。

“终于等...

不可描述的互怼

*严重慎入了

00

贺峻霖是张真源的肉体饭。

01

刚练完舞全身黏糊糊,贺峻霖除了洗澡啥也不想干。

宋亚轩走过来要坐在他身边,贺峻霖特嫌弃的移开,说宋亚轩身上全是汗。

“说好的霖轩呢???”

“没有的不存在的。”

张真源走过来靠着贺峻霖肩膀玩手机,习惯性的找贺峻霖的手牵。

哎呀我是个有洁癖的人算了我就勉为其难的给你牵一下吧。

宋亚轩看着心满意足对张真源上手的贺峻霖白了一眼。

妈的双标。

02

张真源最近总喜欢和宋亚轩呆在一起。

“宋亚轩你看这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习惯性的靠在宋亚轩肩膀,习惯性的牵着手。

张真源都不牵他手了贺峻霖表示他有小情绪了。

明明我才是最小的弟弟,难道张真源你不应该宠我?

妈的气。

贺峻霖气馁的

强者



00

喜欢是冲动,爱是隐忍。

01

他盯着屏幕发呆了半天。

“生日快乐。”

“嗯。”

02

黄其淋问他,为什么不飞回重庆为他庆生。

严浩翔想了一会,不知该如何作答。

他想见他吗?答案是必然的。

想啊,为什么不想。

可在当下,这样的局势回去真的对他好吗?

不,不是的。

黄其淋说他变得成熟稳重了。

03

贺峻霖问他,严浩翔有没有说过要回来给他庆生。

张真源想也没想,当然没有。

也不能有,这是必定的。

他们本应该就是不能见面的。

见了面要怎么办,还得叫他一句前辈好吗?

算了吧,我可还是他哥呢。

贺峻霖问他,你就不怕他找了别的女生谈恋爱?

张真源留下浅浅一笑,我都让他弯过一次了,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如果严浩翔依旧喜欢着张真源,再怎么追都能追回来的...

必须再来夸我们变声后的真源儿唱的超级苏超级好听了!

可能是喜欢

接到他的电话张真源感到有些意外。


不论是微信还是qq,无一避免的都是那寥寥几句牢骚,睡前连一句晚安都奢侈。


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朋友还是同事,冤家还是敌人。


“我前两天练舞扭到脚了。”


“好好休息。”


“昨天在街上看到有卖糖葫芦的,我想起你家楼下常卖糖葫芦的奶奶。”


“要是想吃我快递十箱给你得了。”


“邮费很贵。”


“你给我涨工资就行。”


“嗯...你最近还好吗?”


“严浩翔,”张真源...

© 鱼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