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没钱组打电话!!!

突然脑洞

为啥一个资深记者用的是手机而一个实习生用的竟是大炮这个问题很值得深究(可能是因为他们杂志社太穷而张专员把唯一的大炮给贺呵呵了

为啥贺呵呵热衷于和前辈张专员讨论各种新闻却在吃饭时为了点泡菜猪肉饭还是点洋葱肥牛饭而争吵这个问题也很值得深究(或许是相爱相杀?

更值得深究的问题是为啥他们这么执着于点同一份难道就不能一个人点泡菜猪肉饭另一个人点洋葱肥牛饭吗(两个吃货同吃一份饭是不会有未来的啊!

(如果真是两个人同吃一碗饭???嘿嘿嘿???

饭的两对cp铜矿???(笑容突然变态

企及


-你永远在我目光所及之处。

01

多喝点热水。

贺峻霖和部分女孩一样,都不大爱听到这一句话。特别是在自己表明身体出现不舒服的症状时,他冷冷地甩来一句敷衍。

是不是冷冰冰的敷衍,单从字面看不出一丁点儿蹊跷,你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点击传送,可读信的人却十分容易误解。

他也不是第一次对张真源提起自己胃痛了。男孩子对别人频频提起自己的不适,听上去十分矫情这点先不说,这是赤裸裸的示弱。他是这么认为的。

何况能让他这样示弱的人,不多不少,张真源一个就刚刚好。那人给足了自己独一份的安心又一声不响的送与他人温柔,偏偏在他失去理智要陷入的时候。

依赖与习惯,究竟是谁先一步到达,无人知晓。

“开门。”

上一秒因为刷到不...

老姐的爱情故事【上】



*事实上和老姐的爱情故事没有什么关系,又名《弟弟们都是神经病吧?》大概是部喜剧(?)

*除了哥哥弟弟竹马三篇视角剩余姐姐视角占据全文,所以姐姐是全剧唯一女主角戏比较多,又名全剧最惨女主角没有之一

*亲兄弟有钱人设定(因为有钱所以玛丽苏) 有ooc 慎入,勿上升

*以上,无法接受右上角叉叉

【一】

大家好,我叫张大媛。

说实话我觉得这个名字...emmmm一言难尽。

好了切入正题。

先介绍一下我那两个没心没肺的弟弟。

二弟张真源,是个十分温柔的大小伙子。才怪。他本人的确是挺温柔的哈,但一般来讲只宠我三弟,在我面前双标到气的我随时随地羊癫疯发作他还不打电话叫救护车的那种。

如果事情摆在贺峻霖面前就完全变了性质,哪怕是...

一半



01

人们都说第一次梦见的那个人会是自己的初恋。

感受到一片湿漉,贺峻霖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教科书上的内容。老师说会紧张害怕是正常现象,要保持冷静放平心态。

他垂下眼眸,悄悄地红了脸。

怎么可能会冷静,出现在他梦中的人此时此刻就被自己搂在怀中,随时都有醒来的可能。他很难做到不紧张。

而最令他感到羞耻的是,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浴室,居然还妄想着再一次进入梦乡。反复尝试着寻回刚才的梦境。

身体不敢轻举妄动,黑漆漆的绒发挠着自己的下巴,一阵酥麻肆意在身体四周乱窜,每一处都变得柔软敏感。

“你干嘛了,脸红的跟煮熟的虾一样。”

刚睡醒的张真源从他的怀抱中挣脱,从被窝里伸出脑袋来与他面对面。

张真源最近愈发的喜爱对他撒娇了,总是...

趁早


*主方墨 含翔源 慎入

*短小

01

严浩翔下了飞机就往某个地方赶,抛下了身后的一班人。

“重色轻友。”

隔着一层口罩周浩然还是听清了黄其淋雀跃的声音。

周浩然不知道黄其淋在高兴什么却又伴随着他的笑容不自觉的勾起嘴角。

他意识到自己的面部表情过于丰富,认为自己的人设必须靠自己拯救,便开始大力拍打自己的脸颊。

听见了这般清脆的声音,黄其淋一度认为周浩然是傻的,瞪了他一眼。

周浩然被吓得不敢说话。

又觉得有点委屈。

02

周浩然撞上黄其淋的那一刻是懵的。

游走在大街上的行人并不多,甚至可说是寥寥无几。在大半夜出来散步的周浩然也确实是闲的无聊才决定出来吹吹风。

他也没有想到黄其淋会抱有和他同样的想法。

这算是...约会吗?

周浩然...

小男友


*又名《我一直想上的小男友在某天发现了我写他和别人的cp文莫名其妙的就把我上了该怎么办?》

*先霖源后源霖

*可能会造成不适,慎入

*慎入x3 勿上升

01

人称三代总攻张真源不是盖的。

贺峻霖算是押定了。

02

刚认识张真源那会儿觉得他就是个小天使。温柔又体贴,只要给他撒娇什么都好好好,典型的邻家哥哥。

可能当初就是因为他什么都顺从自己才得以让贺峻霖如此喜欢吧。

特别宠他这点倒是从没变过。

所以贺峻霖反手将张真源壁咚贴在墙上强吻他时,他不仅一点儿也没生气反而还有些愣神。

后知后觉才红了脸答应了贺峻霖的告白。

03

发现张真源开始了三百六十五度大转变时已经晚了。

怎么说。

张真源不再是他的小天使了。

再也不是了。

他不是很想知道...

谈个恋爱

*小污,慎入

*都是假的

01

和张真源谈恋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严浩翔如是说道。

02

张真源是一个很没有自觉性的人。

比赛结束后,严浩翔急匆匆赶回五楼宿舍。

打开门的那瞬间除了冷他还感觉到透心凉心飞扬,免费的雪碧啊。

他差点没把熟睡中的张真源拎起来暴打一顿。

16度空调还不盖被子说不准他就是想把自己给冻成冰完了还把责任全怪在我身上顺便来个碰瓷勒索。

严浩翔感觉不太妙。

床上的人儿也太没有自觉了吧?

双手交之于脑后蹭乱了原本整齐的毛发使得蓬松柔软露出了好看的眉目,薄唇一张一合的微闭着平缓呼吸,白色的衬衫盖于肚子之上,露出了一片白皙的皮肤。估计是不小心扯上去了。

那双他时常抚摸的白嫩又细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却不小心将原本就...

© 捞鱼 | Powered by LOFTER